食色life

食色life

“现在都明白了吧!这里面不光有中统,还有情报处内部的事情。你小子以后聪明一点,别总觉着有处长给你撑腰,就什么事都敢伸手,以后做事之前,最好先动脑子想一想!”送走了曹万春和谢春兰,张江和将唐城叫去书房,此刻的唐城也早已经无言以对,心说这哪里是情报机构,这完就是一场宫斗戏啊!

第二天一大早,张江和就带着周红妆去了情报处大院,唐城被特意留在老宅里看家。差不多有将近2个小时,张江和才黑着脸回来,唐城见状不敢去触张江和的霉头,便去悄悄的问了周红妆,而周红妆给出的回答却令唐城一时难以反应过来。“干爹带回来一份卷宗,我在大楼里偷听他跟那个姓曹的说话,应该是处长给的什么新任务。”

周红妆的话令唐城一头雾水,如果张江和带回来的那份卷宗是有关新任务的,按照张江和的脾气,这会就该直接扔给自己才是,可为什么张江和却把自己独自关在了书房里?难道是因为这个新任务的内容?唐城似有所悟,示意周红妆留在客厅里之后,唐城轻轻敲响了书房的门。

张江和黑着脸回来,自然是因为手中的这份卷宗,通过曹万春,张江和已经知晓北平站那边乱成了一锅粥,这个时候要唐城去北平执行这个刺杀任务,简直就是不拿唐城的这条命当回事啊!刺杀并不是简单的潜入、靠近目标、开枪射杀就能结束任务的,执行刺杀任务的人员还必须要有情报和物资的支持,尤其在行动结束之后,还需要有人协助安离开才是。

北平站那边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哪里还会有余力来协助唐城完成这个刺杀任务,就算唐城能够独立完成刺杀,如果没有人协助,他也无法摆脱行动之后对手的追捕围杀。敲门声惊醒思索中的张江和,暗自长叹一声,张江和将手中的卷宗放在了桌子上,唐城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卷宗。

“红妆可能已经跟你说了吧!这就是那份卷宗,你先看,等你看过之后,咱们再说这事。”张江和极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着自然一些,刻唐城还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些端异。翻开桌上的那份卷宗,只是大致翻看一遍,唐城就基本已经弄清楚这份卷宗的内容。和周红妆之前所说的差不多,卷宗中记录的是一个叫谭伟光的资料,卷宗第二页的行动计划中,明晃晃的写着刺杀二字。

“现在明白了吧!这就是上面交代下来的新任务,一次刺杀行动,目标就是这个叫谭伟光的。这个谭伟光表面上是个商人,暗地里却一直跟日本人有勾连,根据北平站传来的消息,这个谭伟光近期跟日本人联系频繁,似乎在准备将一批古玩字画出售给日本人,据说这批古董字画中,有一部分来自皇宫大内。处长的要求,就是刺杀这个谭伟光,如果有机会,最好能将这批皇宫大内的东西带回南京来。”

张江和最后那句话提醒了唐城,后世纪录片中曾经有提到过,那位处长大人平生最收藏喜欢各类古董字画,尤其是皇宫大内的东西。“叔,不就是去刺杀一个汉奸败类嘛!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唐城故意装作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你忘了我在上海都干过什么了?虹口区那样的地方,我都来去自如,况且北平现在还是咱们的地盘,你这担心都是多余的。”

张江和担心,并没有因为唐城这几句话就完消散,不过唐朝的话却是提醒了他,唐城这小子在上海的时候可是没少去虹口区折腾日本人,和虹口区相比,北平的确不能算危险。“可是北平站那边烂事一大堆,他们现在自己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有余力来协助你行动?而且一旦你开始行动,如何快速撤离就是你保命的关键。”

见唐城似乎还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张江和随即习惯性压低了声音,对唐城言道。“这次的刺杀行动,处长不希望更多人知晓,如果你在北平被抓,情报处这边绝对不会出面保你。所以你这次去北平,只能是孤身一人,如果有机会带走那些东西,也只能先在北平就地藏匿,然后将藏匿地点带回南京。”

敢情这就是一次不会被官方承认的黑色行动啊!张江和都已经把意思说的如此明白,唐城哪里还会不明白。唐城的表情随着心情渐渐僵硬起来,这种不能见光的黑色行动往往会连带出后续影响,策划人可能会想到杀人灭口来杜绝内情扩散,而执行人则会因为知道太多内情招致无休止的追杀。看多了影视剧的唐城,这个时候已经想到了最坏的打算,可他也知道,这个任务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不过唐城并非只想到了最坏的下场,依照那位处长大人对自己的一贯照顾,唐城并不认为对方会对自己实施灭口。暗自思量一阵,唐城更多的认为这个刺杀行动只是那位处长大人对自己的一个制约措施,处长是希望自己继续留在南京总部的,唐城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可是从上海回来之后,自己就一直在折腾张江和调去重庆的事情。

冬日暖阳下的牛仔裤少女

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缘故,自己惹恼了那位处长大人呢?所以那位就弄出这个刺杀任务给自己,目的只是为了逼迫自己主动低头,然后同意调张江和南下重庆的时候,顺势将自己留在南京总部效力。唐城觉着自己这是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可是自己折腾出来这么多的事情,目的就是为了能带着家人亲友南下重庆,躲过即将到来的乱局啊!留在南京这叫什么事?

唐城自然是不会留在南京的,所以此刻的他马上做出选择,“叔,别担心了,这活,我接了。”唐城的决定令张江和大惊,可唐城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便继续言道。“叔,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过就是去杀一个汉奸罢了。我自己一个人反而更方便行事,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北平站的人如果能行,处长也不会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做了。”

唐城的态度很是强硬,不管张江和如何劝说,唐城只是不肯低头,为了令张江和放弃劝说,唐城还给曹万春打去电话,要曹万春转告处长,自己已经接下这个任务了。“你这个混小子,我昨天才跟你说过做事之前要三思而行!这个谭伟光不简单,这人不但是留学日本的军校生,而且身边常年跟着几个保镖,都是身手不凡之人。”

张江和此刻说的这些,这份卷宗里都有记录,甚至卷宗里还有谭伟光和他那几个保镖的照片。唐城翻看了一遍卷宗里的照片,然后一脸不屑的冷笑起来,“有保镖好啊!那就一块干掉就是了,这不算什么难事!”唐城的话语中充满不屑与冷漠,从没有亲眼见识过唐城实战身手的张江和,却还是担心不已。

唐城没有拒绝这个刺杀任务,曹万春是绝对没有想到的,而得知消息的处长却表现的有些平静。“唐城和你们不一样!”处长给出的回答令曹万春一头雾水。“唐城和他父亲一样,都是有担当的,他应该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所以才会毫不犹豫的接下这个任务,况且我并不怀疑他的能力。”

琢磨了一个早上都没能想到答案的曹万春,赶着中午吃饭的时候,跑来张家老宅寻求解答。“曹叔,你就别问那么多了,总之这个活,我算是已经接下来了。您老如果闲着难受,就给我订一张火车票好了,我打算尽快出发去北平。”唐城没有跟曹万春多解释什么,甚至还很有兴趣的打听谢春兰的事情解决的如何了。

“她那事根本就没什么,中统那边说找错人了,而且人家也送了一百块大洋给谢春兰赔礼,处长也没打算真的把事情闹大。”曹万春说这话的时候,唐城刻意的盯着他的眼眸,见曹万春一副不见作伪的样子,唐城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没能从唐城这里找到答案,曹万春便又缠上了张江和,结果被张江和趁机臭骂一顿,只得悻悻离开张家老宅。

骂走了曹万春,还想要劝说唐城改变决定的张江和,又一次将唐城叫进了书房。“北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从来都没有去过北平,不熟悉地形去了北平,行动的难度会大很多。”张江和这一次明显改变了策略,他并没有直接劝说唐城放弃这个刺杀行动,而是先说起这其中的困难,唐城从没有去过北平便是其中之一。

唐城这会却在心中暗自发笑,后世里就出生在北京的自己,怎么会不熟悉北京城。虽说民国时代的北平城和后世里的北京城,在布局上已经有很大不同,但也不至于这个时代的唐城去了北平城,会出现不分方向的低级错误。只要能清楚的辨别出方向,唐城就有足够的自信,自信自己不至于在这个时代的北平城里迷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