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污的免费

樱花污的免费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金子,思离现在怎么样啊,状态好了一点儿了吗。”老霍步伐加快了,在隔着离谭金和妮子儿不远的地方,大声喊起来,声音响彻整个楼道。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十分关切楚思离。

“思离,现在可是生龙活虎着了呢,整个人看上去也好多了。那家伙刚刚还管我要了一大杯子水,我刚转个头,咕嘟咕嘟地就喝完了。我还喊他和慢点,别把妮子吓着,别提他那样子有多滑稽了。”谭金的叙述着,就像是刚刚看了场马戏一样,我和老霍还是有些隐隐地担心。

“瞅瞅你那死样子,一句话里面有几个字是重点。思离他到底咋样了,有什么事啊。刁爷留下的关键时刻才可以使用的药剂,你给思离服用了没啊。”老霍着急的问着。

看着谭金嘻嘻哈哈的,老霍也着急的问着最关键的地方,这些也都是我想问的。有时候想想,有老霍这样明事理又仗义的朋友真好啊。

“妮子儿还是你来说吧,你楚思离哥哥到底怎么样了。”我和老霍都耐心地等着妮子儿的回答。

“楚思离哥哥现在已经睡下了。刚刚他管我们要了一杯水,谭金哥哥就招呼我去接一杯,还嘱咐我千万不要太烫。我接完水回来的时候,在房间里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药剂的味道,楚思离哥哥脸上已经泛了淡淡的红丝,看上去已经比刚才好多了。”妮子儿着急地一口气说完,脸颊红扑扑的看上去有些缺氧。然后,她换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我和老霍听了妮子儿的叙述,想到了一块去。也没在往楚思离的房间走去,想着思离服用了刁爷爷留下了的药剂就没啥大事情了,先不去打扰他,让他先好好休息着。

“谭金哥哥接过杯子,搀扶着把水喂给楚思离哥哥,还时刻嘱咐楚思离哥哥慢着点儿喝,这么大一杯呢,不够后院还有,又没人和你抢。楚思离哥哥喝完水就躺下了。看他睡了,谭金哥哥就招呼我们先离开,刚刚出门就看见你们了。”妮子儿像是忘记了什么,又继续补充着。

“哈哈哈,一鸣,这臭小子还算有点儿人性。一会儿吃饭我就把鸡腿让给他了吧。”老霍脸上露出一抹久违的喜色。

向楼道的尽头望去,刺眼的光线将我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原来在楼道的尽头处有一扇小窗,丝丝缕缕的阳光跳跃着,从那个小小的入口折射过来,把整个楼道都照的亮堂堂的很通透。

在那么一瞬间,映着妮子儿,谭金,老霍和我的脸颊上红彤彤的。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现这楼道的奇妙呢,顿时我感觉到了很温暖的感觉蔓延到身。有些贪恋,真想一直这样。

复古清新花篮少女乡间唯美空灵写真图片

“老子就差你那一根鸡腿。你第一天认识老子啊。老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本来就是没有啥人性,铁石心肠。一人吃饱,家不饿。”谭金满脸无所谓地打趣道。

“切。我才懒得理你。”老霍也不满的回答道。

“不不不,谭金哥哥是一个好人。”妮子儿着急的替谭金那小子开始辩护了。谭金那小子在憋笑,模样真是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了。

我和老霍都瞧见了呢。谭金那小子听到妮子儿的话其实心里早已笑开了花,但又因为刚刚和老霍拌了嘴,面子上又过意不去,所有就一直憋着,没有表现出来。哈哈哈。妮子儿看谭金和老霍那架势,肯定多半以为他们俩是吵架了。

“前面我和谭金哥哥搀扶着楚思离哥哥回房间的时候,谭金哥哥就开玩笑的说。以后要擦亮眼睛,不要看这种衣冠楚楚的男人就被骗了。楚思离哥哥是个假和尚,在平时肯定没少偷吃烧鸡和喝邵阳大曲,重的要死,把人家小姑娘都要压垮了。然后一个人背着楚思离哥哥上了楼,喊我要跑快点,去前面给他们开门。”妮子儿一句一句的为谭金那小子说着好话。

“哈哈哈。”老霍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附和着一起捧腹大笑笑了起来,谭金一秒也破了功。虽然谭金还是有些羞涩,但还不忘维护他那好哥哥的形象。

“你这小姑娘咋这么单纯呢。一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不做编剧都真是惜才了呢。刚刚不是才告诉过你,看到那种衣冠楚楚的男人,就不要相信吗。现在就给忘了。”妮子儿的小脸上布满了疑惑了,她肯定是没有看见过我们平时的互怼,比这还要激烈的。

“现在已经是晌午了,老爷子要尽快入土为安的,棺椁已经置办好了,就在咱们洞庭祥的后院。爷爷的《棺经》里面有记载和凤先生教我的都说了,午夜棺椁入土是对死者的大不敬,天儿擦黑也更容易出事故。”我着急的说着。

“还好马叔和凤先生给咱们留下了这《棺经》和这么多的讲究。”老霍感慨道。以往的经历像电影一样逐帧播放着。

是啊,看物睹思人。看着这本纸张微微泛黄但依旧干净整洁的《棺经》,爷爷的面孔总是在脑海浮现。总感觉爷爷还没有走,时刻就在我们身边,给我们指导着方向。好像谨遵着爷爷和凤先生的教诲,每次总能化险为夷,绝处逢生啊。

“那老头子的原来的棺椁该怎么处理啊。死尸移椁那可是大忌啊。”谭金急切道。谭金着小子关键时刻还是细心,抛出了我和老霍还有爸爸都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妮子儿轻轻抽泣着,声音很小很轻。眼睛微微泛红,布满了泪水,让我和谭金还有老霍心疼。从唯一亲人的离逝中还未抽离出来,此时,我们和她一般难过。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现在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老爷子的尸体腐烂严重,不能再拖了。老爷子一辈子干干净净,光明磊落,我们要让他走的体面。反正,入土为安嘛。”我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不好,但是,爷爷的《棺经》里面也没有说要怎么处理死尸移椁的问题啊!

“咱们先去厅堂吧,一会儿我和俞五去把那棺椁抬到院子里。今儿,就让老爷子体体面面的走。”谭金吆喝道。我知道他看出来了死尸移椁比较难以处理和我也有些为难,就支着我们一起往厅堂走,去处理老爷子的后事。

“那我们先下楼去吧。”老霍也随之附和着,他很赞同谭金这小子的想法。